Tagged under:

靜思,木柵河堤

凌晨兩點出發,目標木柵河堤。

河堤邊,同一把椅子。

望著遠方的球場,我彷彿可以看見熾熱的驕陽下揮灑的汗水,曾經的壯志昂揚。

我不擅推理,缺乏邏輯,面對著理不出的頭緒。

點了根菸,喝了口阿薩姆,簡單的跟自己對話了幾句。

不會後悔的決定,平凡單純的相信,我心裡唯一的話語。

0 回應:

張貼留言

回應不用錢,請多多益善!懶得寫字按個讚也是相當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