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under: , , , ,

莫名的低潮與睡眠。

積年累月的樂觀久了,常常會出現低潮來平衡一下。

面臨低潮,通常會選擇早點睡,睡醒後情緒燃點雖然仍是偏低,至少重回軌道會看得精準一些。

我的負面情緒常常是讓我選擇逃離的那種,總覺得有一種力量引著我回去深山修行。

無眠對我來說不算是一種症狀,是正常的少眠狀態,我覺得睡眠應該是累了就會睡著,幸運的是,我進入睡眠尚且不需外物的幫助,還能呈現一種入定接近死亡的平靜,我總是不容易被叫醒。

我會選擇何時該醒,這抉擇有時是現實世界的行程,有時是因為夢境難再連續。

從前常常連續做相同人物多重場景的分段長篇大夢,現在這種夢卻漸漸離我而去,現實的行程會影響大夢的產出,我有時很懷念那種大夢初醒的味道,那懷念也許因為我總是不記得書寫,或是自以為它必會再來而無心書寫,終至今日這步田地。

"為什麼我們四人的位子歪掉的阿,相當歪",這是最近老婆說我說的夢話,至於是哪四個人我已經無從查明。

睡飽後再讀失眠一文有感。

0 回應:

張貼留言

回應不用錢,請多多益善!懶得寫字按個讚也是相當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