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向望

圖片
三十五歲來到宜蘭到現在四十歲,異鄉遊子的心情越來越強烈,人生,似乎在找一個方向感。
當年家族賣掉仁德的工廠,售出前後我跑了好幾次去看,也在最後一次大家族在工廠過年觀賞家族舊照後,幫大家拍了當時的照片,其實我是非常落寞的。

工廠是我從一歲到七歲的記憶,是造就我在極端吵雜環境也能輕易睡著體質的地方,對於這裡,我有著濃厚深刻的情感。不管是小時候我拉著弟弟踩到燒完的木屑害他燒傷,後面原本眝木的池塘是週末的魚塭釣場,工廠的鹽地讓我們家椰子汁特別好喝,年節炕窯煮澎糖的歡聚一堂,幼稚園時坐娃娃車回到工廠的滿車吐出來的豆花,那裡是我的根,我真正的故鄉。
我來宜蘭的這些年,終於圓了大學念教育系而進入學校有機會成為人師的自我圖像,因為參與實驗教育,在教材中思索如何幫助學生尋根並找到自我的歷程裡,我也常常遺憾的回頭看著這個失根的自己。
我一直以為時間還很長,我還有機會可以訪談家中的長輩做口述紀錄,而上週姑婆過世的消息,細數這些年過往的長輩,驚覺自己數年來的荒廢不積極,意識到我作為協成木業的子弟,因為少了延續,少了連結,而致使自己的生命得不到踏實的方向感。
曾經,我想要撰寫協成的歷史,找到家族的根源文化,卻因為種種必須顧生活的現實,乃至今日已接近再不紀錄終將忘失,就像台灣的文化,斷裂無根,甚或年輕我輩都已遺忘。
祖厝現改建為顏氏宗祠,我更期望這裡能置入更多的歷史感,屬於我們顏氏宗親的木材事業是如何創立,家族的長輩們是如何為這個共同的事業努力,大家族是怎麼一起生活,我認為,這是我這一代,必須要完成的使命,這樣的文化紀錄為我們的家族帶來共同的感恩和情感,也將是家族的晚輩們美好的傳承與圖像。
今年八月我離開學校又回到台北工作,也思考著離開宜蘭回故鄉,重新成為台南人來書寫紀錄我們協成和五條港、與台南、台灣的連結,我美好的夢想中,因為連結文化而產生的生命感與價值,期待有機會成為屬於我們家族的共同事業,繼承協成精神的新企業。

妳。

記得畢旅,剛考到駕照的女孩們,小心翼翼。
是不是我教壞你們騎車大意?是不是我忘記提醒你們處處留心?為何要用這樣的意外讓我得和你們又有了聯繫?
我還以為,從此不用再為你們牽掛; 我還以為,再聚首依舊要嗡嗡喧鬧、追趕笑罵; 我還以為,白髮蒼蒼,點名那一個個成就非凡,是平凡不奢求的願望。
記得妳挺身為朋友付出,做到累壞自己的各種模樣。 記得妳正直坦率、求好心切,不平的憤怒響徹雲霄。 我傻傻地以為,來日方長,總有機會,當面再聊聊。
細細藏著的那半年青空夢,怎此狠心變彼調。

庶者不該富?

『庶』跟『富』其實不是什麼反義相抵觸的詞彙吧。買得起 7200 萬房子的庶民,和三餐吃不飽的庶民,這不就是 M 型化社會的日常?
舉出「庶」的各種矛盾之處應該是想提醒大家,不要常被美麗行銷術語包裝所蒙蔽。民主或許可以試誤,但更需要有能力快速覺醒修復的公民素養。
由民意選出來「支配」社會集體資源的人,是否具備足夠的素質,或許在「庶」時無法被全面檢證(其實大多數人看不懂全部的商品成分,卻很容易被包裝和術語迷惑,而且這時代還充斥真的假商品),於是比較多的民意支持之下,賦予了小範圍的「支配」權力給這位「庶」。一年來「支配」的權力運用是否良好,有無符合公眾利益和理性價值觀,應該才是未來要不要繼續同意他「支配」社會集體資源的依據。
「誠實守信」的做人根本如果已經不被在意,談「庶」者「富」或否,又有何用?除非我們都成熟到對不真實的行銷話術免疫,獨立思考,還要願意共同承認錯誤覺醒更正,要不然這個制度下所有人做共同決策的歷程還真令人擔憂,可以出現理想的結果還真的是只靠上天保佑了吧?
再者,一個泱泱政黨居然推薦不適格的人選給你,你還把政黨票也投給他?這不就是代表你相信他的推薦嗎?這可以脫勾看待嗎?豈不可笑。

半年青空,我的夢

圖片
半年青空,我的夢
我總是想不起夢境,驚嚇或甜蜜都與醒來後的現實扯不上關係,多半是滿枕頭的口水略作連結,卻又常有既視感,現實事件中閃過夢境的片段。
我現在想寫下的這一段夢,歷時半年之久,此刻動筆,或許還能考驗情意的真切深淺?
{進班}
用嶄新的夥伴關係,一起迎接這半年的各種任務,珍惜這半年相較於過去陌生而再熟悉一些的緣分。如果要說我定調了什麼,大概是成為和年輕人一起工作的角色,而不是指揮者。
把民主的機制帶入班級,而不強加成人決策觀點,年輕人絕不是成人眼中那樣無知,充分發揮各自所長,一起完成班級任務。
未完,待續,
{拍片}
{爾歐西}
{旅行}
{緣滿}

關於幸福

圖片
論語《述而》
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
Francois de La Rochefoucauld

We are more interested in making others believe we are happy than in trying to be happy ourselves.

Before we set our hearts too much upon anything, let us examine how happy they are, who already possess it.
---
Immanuel Kant

Rules for Happiness: something to do, someone to love, something to hope for.
---
John Lennon
When I was 5 years old, my mother always told me that happiness was the key to life. When I went to school, they asked me what I wanted to be when I grew up. I wrote down ‘happy’. They told me I didn’t understand the assignment, and I told them they didn’t understand life.--- 妙法蓮華經卷第一 方便品第二

舍利弗。現在十方無量百千萬億佛土中諸佛世尊。多所饒益安樂眾生。是諸佛亦以無量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辭。而為眾生演說諸法。是法皆為一佛乘故。是諸眾生從佛聞法。究竟皆得一切種智。

---
Buddha

Thousands of candles can be lighted from a single candle, and the life of the candle will not be shortened. Happiness never decreases by being shared.
《佛說四十二章經》第十章 喜施獲福

佛言:睹人施道,助之歡喜,得福甚大。沙門問曰:此福盡乎?佛言:譬如一炬之火,數百千人,各以炬來分取,熟食除冥,此炬如故,福亦如之…

過冬

圖片
夏盛,熱情撒滿一地。 冬滯,假笑用盡全力。
何來豐秋之必然,妄語沐春的期待。

圖片
多雨的冬,惡貫滿盈。
朋友無償借用的代步小白,
這輩子僅有的畢業紀念冊。
異鄉的冬,忽雨還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