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4, 2019的文章

妳。

記得畢旅,剛考到駕照的女孩們,小心翼翼。
是不是我教壞你們騎車大意?是不是我忘記提醒你們處處留心?為何要用這樣的意外讓我得和你們又有了聯繫?
我還以為,從此不用再為你們牽掛; 我還以為,再聚首依舊要嗡嗡喧鬧、追趕笑罵; 我還以為,白髮蒼蒼,點名那一個個成就非凡,是平凡不奢求的願望。
記得妳挺身為朋友付出,做到累壞自己的各種模樣。 記得妳正直坦率、求好心切,不平的憤怒響徹雲霄。 我傻傻地以為,來日方長,總有機會,當面再聊聊。
細細藏著的那半年青空夢,怎此狠心變彼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