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6, 2002的文章

[手札]無題

作者 : zeng (瞎了的導盲犬)
標題 : 無題
時間 : Mon Jan 10 18:01:24 2002

呆坐,驚見面目可憎的自己,腳底火辣辣地滲著鮮血。
腦中一片慘淡的空白,不忍憶起的兵荒馬亂,此刻卻似跑馬燈般播映著。
閤上雙眼,兩行苦澀的淚水滾落。

生命,是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而我卻總讓你白白浪費在種種令你氣憤的行為上。

連我都替你抱不平了……

--
※ Origin: YKLM大學
◆ From: 61.223.73.78

[手札]奇妙

作者 : zeng (瞎了的導盲犬)
標題 : 奇妙
時間 : Mon Jan 7 18:01:24 2002

新搬來的地方,外面常是一群阿伯阿姆在聊天唱歌烤火,像極了出隊時的烏來。
不過,卻少了一種容易親近的感覺,也少了主動去認識他們的動力。

『有幾間厝,用磚頭砌,看起來兩光兩光……』剛阿伯又唱了一首新的,倒是
真的蠻兩光的沒錯。

也許是身處原住民部落,加上自己莫名奇妙的服務使命感,主動的關心不像是
平時懶得理人的我,這不應算是一種常態,服務的心態對於當地的他們是利是
害,而對我而言又代表什麼呢?盡是虛榮,滿足自我。

我想起晚上站在浴室與寢室之間守夜,為的是怕當地有什麼無法控制的醉漢傷
害咱們隊上的女巴洞,至少可以拿我當肉靶擋著;與陌生人事物之間,防範之
心對都市人來說是很重要的;然而害怕的來源,是未經證實的傳言,是種種刻
板印象的認定。

與電腦之間,算是最單純而不費心力的溝通吧,我想。

『台灣現實的人……』阿伯方才又自編一曲。又該是吃飯的時候了,阿伯肚子
餓要快點吃飯哦,乖。

--
※ Origin: YKLM大學
◆ From: 61.223.68.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