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9, 2012的文章

內與外的碎渣子。

圖片
# 有時候我覺得生活缺乏刺激的原因,是因為害怕被刺激,於是選擇逃避。今天進城,城內風光明湄,人文薈萃,我這城外的土包子卻有些不習慣。公館金石堂,結帳的時候遇到鄭有傑,我向來認人的能力還可以,我對他的印象也只有兩部偶像劇的演出,但回家後查了一些資料,才知道原來「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是他所編導的電視劇,我的腦子來了個 360 度的翻轉,真的開始認真找起他的作品。# 白目與白痴,在某一個瞬間其實也沒什麼分別。回到城外大約五點多,回到家體力不足的情況下,開了紗門看到光,竟然完全沒了睡意。抓了包包騎車出去,追著光到消逝的那一點之前,些許滿足的騎車到沖印店,很白目的拿了一支完全沒拍的底片給店員沖,結果當然是一條白片。拿著白片,真正扼腕的倒不是白花掉的沖片費和一支底片,擔心的是相機會不會又有問題,然而最後可喜的是,查明原因後的結論是我的腦子有問題,至少是最不讓人擔心的了,因為那是個已知的問題。# 常常對外宣稱自己在累積,卻不太清楚究竟在累積什麼。在關渡碼頭的時候,一位阿伯和一位帶了 120 相機架了腳架拍光的帥哥,聊了好久的時間,老伯細訴著測光、構圖、動態範圍、你怎麼沒帶黑卡等等的言論,雖然沒太仔細聽,但應該也是個玩家。我總是在想,我們是玩過了這一遭,但硬要說累積了什麼會不會又太牽強。我分明只累積了空的底片筒,然後在每次我女兒想玩的時候送給她看她開心不已的樣子而滿足,這算哪一招?「追逐風,追逐太陽,在人生的大道上。」什麼才是人生的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