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13, 2002的文章

[學顧]學顧版,我的省思

作者 : zeng (瞎了的導盲犬)
標題 : 學顧版,我的省思
時間 : Fri Jan 18 02:06:27 2002

我覺得,單憑口試制度刷掉主考官主觀認定不具備服務熱忱的人,
是很大的設計上的錯誤。

試著從這個角度來看目前培訓出來的學生顧問:口試制度刷掉了半
數以上來考學顧的人,然後才從如此主觀判斷下決定出來的培訓名
單,經過二個禮拜精心規劃之密集的補習訓練課程,通過段考一般
的學顧考試(因為教完馬上考,且考題皆在課程內容之中),上屆據
說還有雖然考試成績不理想,可以多實習值班個二小時,或者多交
一份報告,成為正式學顧,

我認為有相當大的問題,試假設若碰巧認識主考官,或者同屬於某
特定學顧聚集的社團,勢必會比如我一般沒有背景勢力的人來得佔
便宜。我的意思並非真懷疑培訓甄選的公平公正性,而是發現這樣
的甄選制度之所以會漸漸出現一群同社團同科系的人一起擔任學生
顧問時,提出一些我的觀察。

再則,單憑口試部份,必須檢視出一個人的熱忱,及一個人所具備
的基本電腦能力,甚至是否具備服務人格,我認為莫名奇妙。舉例
來說,難道你認為所有進服務性社團的人都必須具備所謂崇高的服
務心態,或令人一眼能辨識出的樂於服務他人之特質嗎?以我在服
務性社團(指南大山)混了三年的觀察,我更相信熱忱和態度可以培
養,甚或是深入服務的場域即使是平時自私不願幫助他人之人如我
,會做到一些連你都不敢相信的事,漸漸地從態度上的學習,到技
術上為了達到更好的服務而有所增進。

然而,計中學生顧問在我眼裡,就應該是扮演讓人學習培養服務態
度的地方,並且我不相信有誰天生具備為他人服務的特質或態度,
多數的學習都是在一次又一次與使用者之間的互動中,調整出來的
想法和態度。結合技術上不斷精益求精的學習力與樂於助人解決問
題的人格特質,是身為學生顧問的我們,努力追求的目標,而非先
備條件,成為學顧,是學習的開始,而不是結束。

當年當我不小心擔任學生助理時,帶領當初一群志同道合的學顧同
學,在我們所舉辦的當次學顧培訓,於資深學顧培訓的負荷量與口
試制度的缺失之間,做了一些小小的調整,我們盡量少在口試刷掉
太多的人,而能讓更多的人進…

[學顧]學顧的味道

作者 : zeng (瞎了的導盲犬)
標題 : 學顧的味道
時間 : Tue Jan 15 20:02:23 2002

不知道是不是大家真的是因為一起共穿那些臭不拉嘰的背心,我發現
學顧身上有一股味道,而那股味道似乎會自然而然地傳承下來,給了
一屆又一屆的學顧們。

猶記得大二剛當考上學顧,與我同屬大山隊的孟祺先我一期考上學顧
,當初據說是史上最年輕的學顧,幹掉當年紀錄保持人曾乾明兄。我
們倆有一天晚上同時段在不同教室值班,那時我們總會五點多提早到
計中簽到,手牽手到垃圾攤吃肉絲炒飯,混一混晚個幾分鐘進來上班
。值班時間,偶爾會換個教室值值,Mac 教室可以播音樂,我總愛從
微二溜到那兒聊天聽音樂。這是菜鳥學顧時的我。

大三上開始比較認識一些學長同學們,以前才不會像現在一堆資來資
去的系,無聊透了。

金融系的蔡學長當年有一項讓我們讚不絕口的密技,不過在他拿了滿
滿一顆 2GB的硬碟給某位當年有燒錄機的有錢學長燒出滿滿四片保證
硬起來的圖庫之後,果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後來也很少聽聞這麼
壯烈的事蹟了。

俄文系廖學長,人很帥,女朋友也常帶來政大,很恩愛,當時單身的
我們大家都很幹。

教育系曾學長,人很雞八,真的很雞八,請見本版前幾篇從海外轉錄
過來的文章,我不想再 post 一遍,最近聽說研究所快畢業,但還是
沒有女朋友。

國貿系黃學長,這學期還跑回來跟我一起上棒球課,說是在台科大太
無聊,回來打打球消遣一下;幾年前在某場教育系與國貿系的比賽之
中,惡狠狠地三振了唯一的一名打者,正是在下。名言很多,因為這
學期跟他打球還蠻熟,據說這輩子唯一的心願就是打到自己投的球。

俄文系賴學長,人長得很肥,但不能說他肥,要說是壯,不然會被壓
,他說我從來沒把他當學長看,我覺得若從這點看來他還蠻聰明的。

俄文系另一位林學長,人很好,女朋友不賴,姿色僅次於小p,也是
一樣常帶著去計中值班,我覺得俄文系的學長都有這種刺激單身男人
的壞習慣,很不好。

資管系黃學長,對待別人相當地好,當年據說就是他發動資管系大動
員來考計中學顧,而引發現今計中資管資科人口爆增現象的關鍵人物


另有幾位學長,像心理…

[手札]敘舊

作者 : zeng (瞎了的導盲犬)
標題 : 敘舊
時間 : Tue Jan 15 18:18:09 2002

前幾天孟祺來家裡找我聊天,算一算,快三年沒好好聊聊了。

文化念了快三年,本來去年就可以提前修完學分畢業,也考上中央經濟所,
卻因為体育分數未達七十,而無法如願的孟祺。

政大念了快五年,本來前年就可以提前被二一退學,也可以離開這裡,
卻因為教育系師長的仁心教育情,而無法如願的我。

我問他未來計劃,他說念完清大經濟所要出國繼續念書,當教授教書。
他問我未來計劃,我說要繼續看老闆們臉色,當苦力寫程式。

他謙虛地說因為在計中與我同事時知道自己電腦沒那麼強,所以選擇乖乖念書。
我才是因為不會也不愛念書,所以選擇遠離讀書考試的競爭。

我細想我倆之間分歧的那一點,在於一起很混的那一年,他被二一了,而我
雖苟活曹營,心卻早已在漢。

人生,重要的不在現在的成就有多少?而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我,在做什麼?


--
※ Origin: YKLM大學
◆ From: 140.119.44.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