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8, 2010的文章

I am Barbie,You Gonna Want Me!

圖片
圖片來源:http://www.barbie.com/videogirl/這是好玩具,Barbie Video Girl!Spec?Who Cares!鏡頭:胸前,
電池:左大腿,
LCD:背後,
斑馬紋時尚裝扮,
要價:美金 49.99底下來一段 Barbie Video Girl 與 Canon 7D PK 的影片:Canon 7D vs. Barbie Video Girl from Brandon Bloch on Vimeo.

應該是一種叫做幻覺的病

圖片
(攝於台南海安路,Minolta 707si,Pentax S-M-C Takumar 24mm M42,Kodak UltraMax 400 減半格拍正常沖)老婆總是問我,為什麼我拍了物體或是動物的照片,卻要假裝成他們說話?其實,是一種叫做幻覺的病,在他們跟我聊完天之後,他們要我拍的。像這台 Vespa 大老遠跳躍著叫我帶他離開這裡,這裡的裝置藝術他看膩了,我用相機安慰他,告訴他這裡沒有你不行,他才勉強答應等我下次再來帶他離開這裡。

拍家人的比例

圖片
(Minolta Hi-Matic CS,Fujicolor 100)老婆總是會在檢視完我每一卷拍完的底片後,補上一句:為什麼這卷我跟 Angel 那麼少張?因此我總是維持著些微的比例,哪怕只是一張都還勉強能交待得過去。這張是個難得的週六早晨,我居然早起了,家裡兩位美女還在睡,老婆惺忪地點完早餐,恢復原姿勢入睡。清晨入射的光線是如此自然而柔美,我揣了相機出門買早餐前,進房來了這麼一張,以紀念自己難得成為晨型人的早晨。

站在巨鳥的肩膀上

圖片
(攝於永和秀朗國小,Minolta Hi-Matic CS,Fujicolor 100)昨天聽人類老師教小朋友:「如果說我看的比別人更遠,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If I have seen farther than others, it is because I was standing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1676,牛頓。我覺得一定是受到我的啟發,我每天站在大鳥哥哥這裡,看得可遠了。

三人行,必有我濕

圖片
(攝於台北金華街,Minolta Hi-Matic CS,Fujicolor 100)剛下班,不過頭還是濕的,計程車大哥不曉得願不願意載?

前往阿茲卡班的孩子

圖片
(攝於永和,Minolta Hi-Matic CS,Fujicolor 100)暑假期間仍然必須前往阿茲卡班的孩子們。沒有靈魂的軀殼,沉重的雙腳和心情,催狂魔逼迫著他們前進。

[底片集] 行進間總是東瞄西看.Minolta Hi-matic CS 第一卷

圖片
使用相機:Minolta Hi-matic CS
使用底片:Fujicolor 100
沖掃店家:公館五色鳥走路亂瞄,騎車亂瞄,開車亂瞄,總之都不是太好的行為。這卷居然總共照了 40 張,得歸功於自己很精省地裝片跟這台手動捲片的 Minolta Hi-matic CS,硬是讓我省了一些底片錢。我最近總是揹著一個小側包,裡頭塞著一至兩台的小相機,在人行道上、馬路上,前進之外,頭經常是到處亂撇的,有時候得連續經過好幾次,才找到一次有感覺有機會的場景,然後順手取出相機,不顧旁人的目光,停下來拍個那麼一張,離開。在往往必須瞬間對焦和決定光圈快門的狀態之下,對於手動相機的操控也算是一種強迫式的訓練,除了部份機種可以自動決定光圈快門外,最近是帶 Pentax MX 和 S-M-C 24mm 出門,在全手動的情況下,快速地熟悉 MX 這台相機。有時候在馬路上總會猶豫該不該停下來,如果 Timing 正確,用眼睛決定構圖的同時,取出相機加上對好焦按下快門可以壓在 30 秒內,通常都不會輕易錯過,慢慢的變成一種不斷挑戰自己的過程,當然太危險的情況是不敢啦,命比較重要,不過一次又一次地縮短時間,更快速地離開該場景。開車之後,還是會很無聊地拿出相機拍照,但有在想一件事,如果加上一條快門線,然後將自動捲片的小相機固定在方向盤的前面,與自己的視線相應,這樣或許可以少一點危險吧。

小布的沈思

圖片
(攝於金華街布查,小布,Minolta Hi-Matic CS,Fujicolor 100)這是尊嚴問題,去留問題,我愈來愈不喜歡對客人示好,伙食是很好,但是天氣太熱又缺乏運動,油膩豪華的食物讓我食慾不振。昨天隔壁小花刁了兩條魚骨猛啃,我現在正在思考怎麼弄掉脖子上這條惱人的紅線,隨他去流浪。

正在忙....

圖片
(攝於政大,Minolta Hi-Matic CS,Fujicolor 100)對不起打擾了,但還是讓我拍下你們倆的幸福時刻,謝謝。

[底片集] 拍得有夠久,Minolta 707si 卷六

圖片
(攝於永和四號公園,Minolta 707si,Minolta AF 50mm f1.7,Kodak UltraMax 400 減半格拍正常沖)使用相機:Minolta 707si (大部份是用 Minolta AF 50mm f1.7)
使用底片:Kodak UltraMax 400,減半格拍正常沖
沖掃店家:公館五色鳥拍太久了,幾乎忘記哪裡拍的或是用哪顆頭拍的,印象中主要是想試 AF 50mm 的底片表現,但是也只能大致回想哪些應該是 Minolta AF 50mm 拍的。現在 Minolta 707si 加上手把,算是夠大型的了,每次出門都得要準備扛一堆小孩東西,到最後就會又把這台放回防潮箱,就這樣讓這捲拍了大半年才拍完。

四號公園狗語.找我當 Model 嗎?

圖片
A:不好意思,最近 Case 接太多,想休息一下咧。
B:這個 Pose 應該可以吧!
C:我來示範狗模界完美比例的笑容。(攝於永和四號公園,Minolta 707si,Minolta AF 50mm f1.7,Kodak UltraMax 400 減半格拍正常沖)

Sony 世界首創可交換鏡頭DV NEX-VG10.九月於日本上市

圖片
(圖片來源:癮科技,消息來源:DCView)NEX-VG10 與其所搭配的 E-Mount Lens 18-200mm F3.5-6.3 OSS 確定將在9/10在日本與NEX-VG10一同上市。這樣的消息,讓 Sony NEX E-Mount 系統的可玩性,變得非常的有看頭!針對不同的消費族群,Sony 選擇的是共用接環規格,但讓機身更適合專業錄影或隨身相機的用途,目前 NEX 的銷售量感覺上還蠻不錯的,加上這台 NEX-VG10 的可替換鏡頭 DV,讓喜好錄影的族群又多了一項選擇,加上 NEX 接環支援許多異接環鏡頭的轉接應用,應該是很有趣的一項器材,值得好好觀察。整個 E-Mount 的發展,在 Sony 的強力行銷之下,顯得相當熱門,也很有競爭力,雖然感覺這是跟隨別人而出現的 EVIL 產品線,不過 Sony 很有策略地提供了多樣化的選擇。現在看來,真的炒熱這一波繼 M4/3 之後的小型化相機趨勢,Sony 的確很有一套;暫且不論與 M4/3 或者爾後可能跟進的 Pentax、Nikon 的 EVIL 產品線孰優孰劣,Sony 這一個系列的產品算是話題性十足的作品!實際走訪 Sony 的直營店面,會發現整個主打的主軸幾乎都在 NEX,原來的 Alpha Mount 淡了不少,Alpha Mount 的專業級機種也一直處於沒消沒息的狀態,感覺上 Alpha Mount 是承自 Minolta 影子的產品,而 NEX E-Mount 才是 Sony 真正傾力投注,希望一舉搶下消費市場市佔率的經典之作。官方的介紹與測試影片:參考連結:
http://article.dcview.com/newreadarticle.php?type=7&id=9116
http://article.dcview.com/newreadarticle.php?type=7&id=9037

啪啦!KONICA COLOR,他抓得住我,一次 OK!

圖片
最近進了一些 Konica 底片,因為 Konica 已經停產了,找得到的只有過期片,ISO 400 找不到了,所以 ISO 100 跟 ISO 200 分別進了十捲來玩。底片包裝盒上寫著:「專拍漂亮照片」,感覺就蠻臭屁的,不過也臭屁得有點道理,堂堂 Konica,除了是全世界第一台自動對焦傻瓜相機 Konica C35 AF 的品牌,同時也是全日本第一款彩色底片的品牌。之前幫 Konica C35 Automatic 裝底片的時候,有注意到底片背蓋裡頭有一塊金屬銘牌寫著:Sakura Color Film,用 Google 查了一下,原來那就是 Konica 底片的前身。 關於 Konica 底片的歷史 (摘自 wiki:http://zh.wikipedia.org/zh-tw/柯尼卡):1873年 杉浦六三郎在東京曲町開設了一家小西屋六兵衛店,這是柯尼卡的前身,該店舖售賣攝影與石版印刷器材 (比柯達 1892 更早成立)。1903年 自家推出的照相紙及照相機在日本市場佔有率中最大。1929年 推出以櫻花(Sakura)為品牌的底片。 1964年 Sakura Color 100彩色菲林面世,這是日本第一款彩色底片。 1987年 公司正式改為柯尼卡株式會社,所有產品名稱包括照相機、底片均一律以柯尼卡為統一品牌。 2007年3月31日 底片及相紙停產。 底下就是李立群讓 Konica 深植台灣人心的廣告,他抓得住我。Konica 在香港的廣告 (1988),強調是日本首支菲林的製造商
最後是小西六時期的廣告,還叫做 Sakura 的底片時代

選擇被蒙蔽

圖片
(攝於台北,Konica C35 Automatic,Kodak UltraMax 400)被團團簇擁著,甚至忘了原來的自己,選擇機會的道路前進。豪賭一場的勇氣,孤鷹一樣的傲氣,如果是始終如一,會讓人佩服不已。參加了遊戲,卻全盤否定,盍出走自始,豈不豪壯也哉!蓋機會論者也乎?

成長

圖片
(攝於台北,Pentax MZ-L,DA 70mm Limited,Kodak ProFoto XL 100 36+)努力保持著童心,應該是因為深知再也回不去了吧。

有人偷拍.Angel

圖片
(Sony A450,Pentax S-M-C Takumar 135mm f3.5 M42)Angel 總是很能發現相機的存在,或許從小訓練真的有差吧!相機對 Angel 來說,搞不好是把拔的臉。

歇腳

圖片
(攝於台北士林官邸,Pentax MZ-L,DA 70mm Limited,Kodak ProFoto XL 100 36+)玩膩了,可以丟一旁。吃飽了,可以動一動。走累了,可以歇一歇。任性,很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