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under:

初春的微涼,我的家鄉

淡淡的晨霧,蟲嗚鳥叫。向著25度角的朝陽,往小學的路上,小時趕著上學的身影,二十年後的從容恬靜。
向未曾打過招呼的鄰居媽媽,靦腆地道了聲早,有生第一個早起的大年初一。

小學的操場,走了一圈,腦海裡唯一有畫面的遊樂器材,被新建的看台取代。
教室的欄杆,頑皮的松鼠,跳躍奔跑;校園的老樹,多嘴的麻雀,吱喳閒聊。

好像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匆忙變成一種習慣,清晨的六點,努力爬出被窩的小子,打開六點二十的卡通,吃過六點半的早餐,往上學的路上,從來不知道,台南的寧靜,是多麼令人嚮往。

0 回應:

張貼留言

回應不用錢,請多多益善!懶得寫字按個讚也是相當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