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under: , , , , , , ,

語塞症候群

51830019

(攝於永和四號公園,Minolta XE,Pentacon Auto 29mm f2.8 MC M42,Fujicolor 100)

命運,像是強勁的風,掃得你淨往一個方向擺,只能閉上嘴,擺盪隨風,任憑安排。

很晚才開始拍照,甚至是在幾乎失去文字能力的現在,才開始渴望獨自一個人找尋所謂感覺的歷程。

文字的背後有股魔力,腦子是活躍的,是存在的。

極度擁有自由的時候,以為用年輕的視力和腦力,任性的文字,便足以貯存一切。

當回顧那些片段文字,甚碎難再拼湊,即使現時仍依稀可見的某個畫面,卻未知哪時將必須移出記憶,以置入新的事物,這才驚覺畫面的可貴。

然而,以畫面思考的現在,卻似一種逆向的行為,看著顯影的畫面,再試著挖掘內心的感受,變得不實在,不直接,不那麼真切,像是為了書寫而書寫。

按下快門成了行為的主體,拍攝當下似有所思卻不再敏銳,有時抓了筆想寫下來,卻是一陣語塞;靜靜望著一張張讓我語塞的照片,輕易地錯過了任何正在瘋狂旋轉的思緒。

無感到接近乏味,無知到接近愚痴,無所謂到接近未曾發生,如此而已。

0 回應:

張貼留言

回應不用錢,請多多益善!懶得寫字按個讚也是相當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