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有被挑選情結的單人旅程

DSC08484

(Sony A450,Konica Minolta DT 18-70mm,Lightroom 3)

念書的時候,搭統聯返鄉,先上車我總會揀一個靠窗的位子,接著便忖度著這趟旅程誰來作伴?

今天去桃園,高鐵自由座,同樣的靠窗座位,同樣對於鄰座有股期待。

一般來說,我大致有兩種型態:

  1. 心情沒有特別差,並且鬍子有刮的時候,是貌似忠良的狀態。
  2. 而在另一種滿臉鬍子頹廢模式下,是噁心倒胃兼凶惡的狀態。

經驗裡,當空座位還有很多,貌似忠良型態通常比較容易先確定旅途的夥伴,當然也會有例外發生,遇過幾款旅伴:

  1. 有時候,身旁是一位大包小包的阿桑,旅途中,她找得到適切的 Timing 打開話匣子,問你是哪裡人,順便就聊她自己孩子的事,可能會跟你確認這班車的目的地,在開動之前即使搭錯車也尚能補救。
  2. 有時候,是一位運動香水壯男,一屁股坐下,從行李找出隨身聽,塞上耳機,自顧自地享受著音樂,也可能以一種極放鬆的姿態,手肘會超過兩座位間的中線,撥動著手機玩遊戲,即使貼到鄰座的手,對他來說也絲毫無礙。
  3. 也有很忙的上班族或大老闆,油頭、西裝,總會讓人不免擔心電磁波的影響,上車坐定後,就幾乎沒有停止通話過,不覺便隨著他講電話的節奏,心情起伏著。
  4. 最有特殊氛圍的是淡淡香氣的清純女學生,這種旅伴的機率最低,通常是在無奈的情況下選擇成為我的鄰座,印象中,是種會讓我害羞的情境,但我從來沒敢鼓起勇氣與之攀談,倒是記得曾經有一次是鄰座的女孩兒主動開了話匣,應該是臉紅口吃了我。

真正有趣的是在等待鄰座旅伴的時間,我會像是假裝看著窗外,事實上正透過車窗倒影,搭配時不時轉頭瞥視走道通過的人群,從人群望向眼前空位的眼神裡,竟讓我產生一種期待被挑選的情愫,望向身旁唾手可得的空位而又逕自往後走的無緣旅伴,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情選擇不與我為鄰呢?

不夠帥?不夠高?窮酸樣?

不和善?東西多?沒話聊?

不忠厚?不順眼?很無趣?

如果讓我擁有聽見人們心聲的能力,真相會不會令我無法承受?

存在這種被挑選的情結,該不會也是一種病吧?

當身旁的位置,被經過的旅客相中,是不是會產生隱形的閃爍高亮,來代表媒合成功?

那麼,有沒有可能預知媒合的結果?至少是讓我也可以取消高亮的選擇權呢?

留言

  1. 以前讀書搭車時也會有這樣的心情,哈哈

    回覆刪除
  2. Re: applepeel <8382226258298652559>
    是厚 ^^

    回覆刪除
  3. 開文的照片,真不賴!!
    說真的,我喜歡自己坐,
    較自在,呵呵...

    回覆刪除
  4. @Steven and @台灣沈
    其實我這篇是今天節日的應景文。
    渴望有個伴,但單身的自由更迷人對吧?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回應不用錢,請多多益善!懶得寫字按個讚也是相當感謝!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古典相機] 巧緻實用的簡單精神.Nikon FE.1978

在 Excel 裡轉換 Unixtime 格式

有點誇張的準專業機.Minolta Alpha 7 (Dynax 7、Maxxum 7).2000

[中判相機] 開始 120 吧.Pentax 6x7.1969